1100萬人暫停軌跡,從封城到解封武漢76天經歷了什么?

南方都市報

2020-04-08 19:04

字號
76天前,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擴散,武漢“封城”,1100萬武漢人民移動軌跡暫停。隨后,全國各地醫護火速馳援湖北,與病毒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決戰,為全球疫情防控贏得了時間,積累了經驗。
今天,武漢解封,南都記者見證了這座英雄城市浴火重生的過程。4月8日凌晨,武昌站發出武漢解封當天的首列列車,旅客全副武裝進站上車。南都特派記者 張志韜 攝

4月8日凌晨,武昌站發出武漢解封當天的首列列車,旅客全副武裝進站上車。南都特派記者 張志韜 攝

關鍵時刻按下暫停鍵
中國第一大河流長江與其第一大支流漢江在湖北地區相匯,分割出三座城鎮:武昌、漢口、漢陽。三座城鎮隔江鼎立,構成我國中部第一大城市——武漢。
迄今為止,人類依然無法得知,是誰在武漢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釋放了惡魔——新型冠狀病毒。
4個月前的2019年12月8日,武漢市記錄到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
從死亡線上爬回來的武漢新冠肺炎治愈患者吳瑜,出院兩個多月后才想起一個細節:1月初的一次聚餐,一個朋友遲到了,她讓這位“得了感冒”的朋友坐在身邊。她確信,這是她噩夢的開始,此后不久,她先發病,繼而老公被她傳染也發病,兩人幾乎喪命?!岸际菬o聲無息地就被感染了,這就是命。我和我老公能一起活下來已經很幸運了,那個朋友就沒挺過來,我們都經常想起他?!眳氰さ哪谴尉鄄?,導致好幾個人發病,有幾個去世,他們又傳染了多少人則無從得知。
由于病毒極強的傳染性,1月底,武漢市累計報告的確診和疑似患者已經超過1萬例,醫療資源嚴重匱乏,大量感染者因無法住院,頻繁往返于醫院和社區。
疫情暴發于“春運”這個人口大規模流動的時間窗口,而武漢又是長江經濟帶核心城市,地處長江黃金水道與京廣鐵路大動脈的十字交匯點,歷來被稱為“九省通衢”之地,是中國內陸最大的水陸空交通樞紐,疫情防控形勢非常嚴峻。
春節,是中國最重要的節日。每年此時,一派祥和、喜慶。這個春節,因為新冠疫情的迅速擴散,人們一個個被感染,一個個倒下,電話中、網絡平臺上到處都是呼救聲,武漢的空氣中一度彌漫著恐懼和絕望。
在這關鍵的時空節點,1月23日開始,武漢封城,內外交通封鎖,切斷病毒傳播路徑,1100萬武漢人民就地轉入“戰疫”時間。
封城讓距離更遠心靈更近
新冠肺炎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變遠,封城措施將這個距離拉得更開,武漢和全國各地城市的距離仿佛變得更遙遠。
武漢是一座充滿著愛的城市,即使封閉城門。
在武漢從事專業翻譯工作的湯紅秋,在1月23日早晨看到手機上武漢“封城”的新聞而坐立不安。當晚,她開車從漢口穿過長江隧道到武昌,平時隧道都是滿的,這次一輛車都沒有。這個深刻的印象,給她帶來不安,也讓她聯想到日后生活的各種不便。
她想到了這個城市的千萬同胞。除夕夜,湯紅秋給武漢的5個好朋友相繼打電話,說希望一起為這個城市做點什么。6個人的微信群就建立了起來,她們是:湯紅秋、郭曉、徐斌、馬松、黃素瓊和小魚兒。
6人微信群第二天壯大到60多人,第三天200多人。最先讓群里的人感到心焦的是城內防護物資的嚴重缺乏。湯紅秋想到了在一線最危險的醫護人員。她和朋友陳蓉募集資金,聯系國內一家口罩廠家想給醫護捐口罩,等資金籌到之后,工廠卻停產了。湯紅秋和陳蓉在電話里急得哭起來:“為什么?怎么會這樣……”事實上,她們自己也沒有防護物資。一直在助患者去醫院,擔心感染的湯紅秋一度逼老公承諾,一旦她不幸離開,要好好照顧她的父母。
湯紅秋全身心融入志愿者大家庭。第四天,她們開始成立了不同的小組,忙得廢寢忘食。第五天,他們在行動中結識了很多其他志愿者團隊,愛心匯聚形成聯盟,大家為團隊取名“武漢美德志愿者聯盟”。
志愿者聯盟中的愛心車隊從剛開始的私家車到小貨車、小卡車、大貨車的加入,從開始調度一個車隊到后來大規模協調調度多個車隊。老師、學生、公務員、教授、白領,企業家、記者和海外人士,以及心理咨詢工作人員、律師和普通工人等600人充實著這個聯盟。
“后來我們關注抗疫行動中社會救助的盲點,比如幫助病人轉發求助信息和聯系救助機構,幫助流浪在武漢無家可歸的人”,湯紅秋說,疫情期間1400多噸各類物資通過她們轉運分發,包括20萬公斤消毒液和酒精、10萬雙手套、17280箱牛奶、10000多套防護服、10多萬只口罩、14000盒茶葉、幾十卡車瓜果蔬菜、大米餅干,幾十臺呼吸機、1輛救護車,物資價值近3億元。3月10日,最后一個休艙的武昌方艙醫院。南都特派記者 吳澤嘉 攝

3月10日,最后一個休艙的武昌方艙醫院。南都特派記者 吳澤嘉 攝

美德志愿者聯盟的關愛覆蓋火神山、雷神山等二十多家一線醫院、9個方艙醫院、100多家養老院、70多個社區、5600多位空巢老人、600多位殘疾兒童、400多位普通市民、100多位滯留在漢人員等,幫助人數超過十萬人。
新冠肺炎疫情和封城讓人與人、城與城的距離變遠,也讓心與心的距離靠得更近。民間志愿者的行動,融冰化雪,溫暖武漢這座城。
方艙醫院讓人看到曙光
封城后,在人們生活的基本單元社區,又是另外一番抗疫圖景。
武昌區水果湖街東亭社區黨委書記王學麗在除夕當天已經放假。由于醫院床位緊缺,大量患者往返于社區和醫院之間,醫護人員抗疫壓力也越來越大。王學麗接到通知立刻返崗,此時13名社區工作人員有3個已被感染,一位則因家屬被感染需要照顧無法返崗。
王學麗回到社區之后發現,一兩天內社區就突然增加了很多病人,之后因為醫院床位不夠,所有人都備受煎熬。被感染的居民需要盡快送到醫院,這不僅關乎他的性命,也關乎全社區每個人的安危。
社區工作者的壓力不是不大?!坝袀€同事因為咽喉炎一直咳嗽,忽然有一天夜里不咳了,把我們都嚇死了。我們自己喉嚨癢很想咳都不敢咳,有一天晚上我睡著咳嗽咳醒了,嚇得突然坐起來,背上一身冷汗?!蓖鯇W麗說,剛開始,跟感染的社區居民接觸,年輕的同事嚇得腿發抖,她其實也很害怕,但只能自己頂上去。抗疫期間母親在老家去世,武昌東亭社區黨委書記王學麗說很想回去,但當時社區的現實情況和武漢管控措施讓她實在回不去。

抗疫期間母親在老家去世,武昌東亭社區黨委書記王學麗說很想回去,但當時社區的現實情況和武漢管控措施讓她實在回不去。

一度,王學麗覺得自己一定會被感染,只求家人平安?!斑@么一想反而不怕了。然后,其他人也沒那么怕了,工作逐漸進入正軌?!蓖鯇W麗說,此后,一個個志愿者在社區干部的帶領下,走出恐懼,來到抗疫第一線,她看到了希望。然而此時,她的母親在河南老家去世?!拔液芟牖厝?,但那種情況,就是走不開,也回不去啊?!彼劾锖鴾I水回憶。
王學麗說,在醫療資源緊張的時候,有一次好不容易為社區患者搶到一張床位,她送患者去指定地方搭大巴去醫院,那天剛好小區封路,到一個路口被封,到一個路口又被封?!澳莻€大巴到點就要開,否則醫院的床位就給別人了,新冠肺炎患者缺氧走不快。如果他錯過了不知道還等到什么時候,人可能就等沒了。我一急就沖上去擋在那個車前面,結果車上的人和司機都沖著我喊,這一車人被耽誤,我的罪過更大。唉,我心里那個煎熬,感覺時間太漫長了?!蓖鯇W麗說。王學麗曾擔心自己會被感染,有人給了她一盒提高免疫力的藥,她感動不已。

王學麗曾擔心自己會被感染,有人給了她一盒提高免疫力的藥,她感動不已。

東亭社區先后一共轉運了數十位患者?!艾F在患者CT片子,我掃一眼就知道是不是新冠肺炎,輕癥還是重癥?!蓖鯇W麗說,她和東亭社區只是“封城”后武漢諸多社區中的一個縮影。而后來陸續啟用的方艙醫院,好比黑暗中的曙光,讓社區患者轉運明顯加快,讓她們這些社區工作者有了絕處逢生的感覺。
生生不息的社區志愿者
武漢市硚口區長豐街道園博南社區3239戶居民中,有540困難戶,是此次疫情的“重災區”之一。社區11個社區工作人員,被新冠肺炎病毒感染了8個,其中1個治愈后辭職。剩下的3個人中,社區居委黨委書記鄭園園在接到返崗通知前發燒4天,來不及檢查就趕緊回來,“否則居委要關門了”。
“小區原本有一支35人的老黨員志愿隊伍,新冠肺炎導致死的死、病的病,幾乎全軍覆沒?!编崍@園說,關鍵時刻,是對生死的考驗,也是對人性的考驗,其他兩位社區干部的家屬率先沖了上來,讓隊伍變成了5個人?!爱敃r就是抱著同生共死的決心,5個人的狀態一直持續了20多天?!贝撕?,兩位被感染的社區工作人員康復后立刻返崗,戰斗力變成了7個人?!澳嵌螘r間整個辦公室每天都躺著人,咳的、哭的 、鬧的,還有一堆家屬,每天都焦頭爛額?!?鄭園園說。
2月10日前后,一批下沉干部來到園博南社區。喻立平是其中之一?!暗谝淮胃麄兞私馇闆r的時候,他們一邊走一邊介紹,這一戶走了一個,那一戶走了兩個,聽得我心里也發毛?!庇髁⑵秸f,一次、兩次之后,也就不怕了。
喻立平說起社區巡查時,“一會兒這棟樓下來幾個人,一會兒那棟樓下來幾個,你勸他回去,他說家里沒吃的了?!庇髁⑵揭庾R到這是一場人民戰爭,得組織人把社區管起來,同時確保待在家里的居民有基本生活保障。喻立平在搬運為社區募集的食用油。他意識到只有物資保障充足,才能讓居民在家安心抗疫。

喻立平在搬運為社區募集的食用油。他意識到只有物資保障充足,才能讓居民在家安心抗疫。

油、米、面、蔬菜、肉、巴沙魚……“通過身邊熟悉的圈子發動募捐,園博南社區發了70多噸生活物資,給困難戶發了很多次,給所有人發了三四次?!庇髁⑵秸f,小范圍的募捐發動,收到來自全國各地個人、企業、寺廟甚至農民兄弟的愛心捐贈,支援了武漢30多個社區。湖北省社科聯下沉干部發動和組織志愿者到批發市場采購平價新鮮蔬菜運到社區,再原價出售給社區居民,雞蛋5毛錢一個,深受居民歡迎。

湖北省社科聯下沉干部發動和組織志愿者到批發市場采購平價新鮮蔬菜運到社區,再原價出售給社區居民,雞蛋5毛錢一個,深受居民歡迎。

人民戰爭的組織和發動在最初也遇到了挫折,只有3個人報名?!邦I導(注:指喻立平)就和我說,從黨員里面再動員,一定會有黨員挺身而出,實在沒有也不勉強?!编崍@園說,后來定向發動發現,黨員群體和年輕人群體確實非常積極,有的一家三口都來了。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出現了,一對非常熱心的志愿愿者夫婦被感染,此后一家四口均被感染?!澳俏慌驹刚卟〉锰貏e重,就從志愿者變成了患者,自己背著個氧氣瓶也來社區門口坐著等床位。我急得哭,把認識的領導都找遍了,但在她有需要的時候,我還是幫不上她?!编崍@園說,這位志愿者經過救治后來痊愈,又表達了繼續做志愿者的意愿。
“還是有些人不聽勸跑下樓的,就發個喇叭,讓他們去喊話,叫大家不要出門,讓他們(志愿者)去幫忙買東西、買藥,跑得可起勁了?!编崍@園說,她們首先讓志愿者管好自己所在的樓棟,給志愿者分工,把每棟樓的工作都做到位。
喻立平感慨,園博南社區在原有的志愿者隊伍全軍覆沒的情況下,能夠重新迅速發動和組織起一支70多人的志愿隊伍,生生不息的力量,讓人感到非常振奮。
白衣兵團正面狙擊戰
如果說社區是疫情防控的堡壘,醫院就是抗擊疫情的決戰之地。1月23日開始,全國346支醫療隊、4.26萬名醫護陸續挺進湖北,與疫情展開正面決戰。
首批馳援武漢的廣東醫療隊,130多人的精英隊伍在除夕夜抵達武漢,領隊郭亞兵帶領隊伍進駐漢口醫院時,地上到處都躺著病人,醫院的醫生護士和院領導被感染了50多個。病人太多、醫務人員太少、醫院基本條件太差、管理混亂也讓他意識到,這比17年前他率隊到北京抗擊“非典”時的情景復雜、慘烈得多。
醫療條件的嚴重不足直接影響救治效果。廣東醫療隊剛進駐漢口醫院的前兩個星期,新冠肺炎的病亡率一度高達80%。有些病人病情經常迅速惡化,無力感讓這一支隊伍非常沮喪。
隨后,郭亞兵團隊把病人的資料傳回廣州的南方醫院信息學分析團隊,讓后方研究建立了多個預測病情發展趨勢模型,為搶救生命提供了強有力的技術支持。遇到疑難病例,就將患者病歷傳到廣東醫生使用的EMDT(移動多學科會診)手機APP,五六百名各領域專家在平臺上“會診”,出謀劃策。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同濟醫院光谷院區,是武漢條件最好的醫院之一,當時,這里醫務人員的心情和郭亞兵團隊一樣,一度非常沮喪。
馳援該醫院ICU病房的負責人、上海華山醫院呼吸科主任李圣青剛到醫院時,面對“來一個死一個”的狀況幾近崩潰,“經常半夜夢醒驚坐起啊……不要說半眨眼,就是不眨眼,病人都有可能就過去了”。
在同濟醫院光谷院區,每一個死亡病例都會被詳細討論和復盤,專家們努力從中尋找規律。在這里,醫生經常因為沒有成功搶救患者而自責,護理部負責人對護士長開會也表示:“提高救治率降低死亡率,我們護士是大有作為的,因為我們能夠第一時間發現病人病情的變化?!痹撫t院院長劉繼紅則想方設法激發出全國17支馳援醫療隊的水平極限。武漢解封當天,又一批馳援湖北的廣東醫療隊隊員返粵。南都特派記者 譚慶駒 攝

武漢解封當天,又一批馳援湖北的廣東醫療隊隊員返粵。南都特派記者 譚慶駒 攝

白衣戰士們日以繼夜,不斷總結,形成新冠肺炎診療方案,不斷更新到第七版。救治效果不斷提升,一位位患者走出醫院,一支支援助湖北的醫療隊完成任務撤回。
隨著武漢日常醫療秩序的基本恢復,標志著武漢新冠肺炎疫情大決戰取得階段性生理,武漢成功守住了疫情防控的第一道防線。武漢為全球疫情防控贏得了時間,積累了經驗。目前,中國第七版診療方案被多個國家借鑒和采用。
 “希望盡快回到從前”
 今天,離漢通道已經打開,經歷考驗的武漢依然謹慎。無癥狀感染者讓人們依然保持著高度警惕,武漢的社區依然執行嚴格的防控措施。
“解封不等于解防、確診病例0新增不等于0風險,城門打開不代表家門打開,城市解封是在日常的防控情況下打開離漢通道,讓持有湖北健康碼綠碼的市民安全、有序流動?!蔽錆h市相關負責人表示。
經歷了至暗時刻的武漢社區工作者非常認同:“我們小區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沒有出現新增確診病例,這個成果來之不易,我們每個人都非常珍惜?!蓖鯇W麗說。鄭園園對當前的社區防控也保持高度警惕同時又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她向喻立平請教如何將志愿者服務日?;?,持續為社區服務,讓社區管控更有效,讓社區居民的生活更美好。3月25日上午,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康復驛站,湖北省中醫院醫生劉芙蓉帶領11棟隔離區的康復隔離人員做八段錦,這是她在此的最后一次值班。南都特派記者 張志韜 攝

3月25日上午,武漢軟件工程職業學院康復驛站,湖北省中醫院醫生劉芙蓉帶領11棟隔離區的康復隔離人員做八段錦,這是她在此的最后一次值班。南都特派記者 張志韜 攝

病愈出院2個多月的武漢新冠肺炎患者吳瑜,心里則一直背負著沉重負擔。一開始她擔心病情復發?!坝幸欢螘r間我覺得有點頭痛,那段時間正好聽到消息說有患者‘復陽’,心理特別擔心,就特別想去復查搞清楚,后來搞了幾天,醫院還沒聯系上,我身體好了,情緒也好一點了,就不想去查了?!?br />
吳瑜說,出院2個多月了,她有時又擔心自己還有傳染性?!皠傞_始特別擔心傳染給小孩,后來我們住在一起了,小孩就相當于我們家‘小白鼠’,現在‘小白鼠’也好好的,說明這個傳染的問題應該也還好?!?br />
但吳瑜也遇到了現實問題。從死亡線上爬回來的她,隔離結束后和家人興致勃勃報名參加社區志愿者團隊,卻被拒了。她們才發現,鄰居甚至自己的親友對病愈的他們依然心懷恐懼。單位已經復工,但領導讓她繼續在家休息,她不知道要休息到什么時候,單位會給她發工資發到什么時候。
不過,這對經歷過生死的吳瑜一家似乎不算大問題?!拔依瞎觳恍械臅r候我守在他身邊,后來我在醫院覺得自己會死的時打電話給我老公,提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在我最后要走的時候,他到醫院來送我最后一程。他說,不行,還得在一起幾十年?,F在我們一年不出門都沒問題,前提是身體要好,這樣就不會焦慮?!?br />
吳瑜不希望任何人再經歷他們曾經經歷的痛苦和磨難,也不希望給別人帶來不安?!熬退阄錆h徹底自由了,我也不會出去找原來的朋友們,只希望快點出疫苗,讓所有人都安全,讓所有人都接納我們,讓我們盡快回到從前?!?br />
(原題為《1100萬人暫停軌跡,從封城到解封,武漢76天經歷了什么?》)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陳建慧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戰疫

相關推薦

評論(9)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深圳福彩中心 如何购买股票入门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下载南京麻将免费打的玩 少林足球国语高清 天津麻将怎么玩龙 炒股怎么开户啊 有没有赚钱的网游 北京pk拾开奖历史 香港一波中特最准彩屯 微乐麻将辅助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