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的7個晚上⑤|我的武漢朋友,這個年你的別離和牽掛我懂

松友

2020-01-28 21:56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我有一武漢朋友,現在的朋友,以前的同事。
朋友家安在上海,他求學在上海,工作在上海,老婆也是上海的。但朋友的父母在武漢。
很巧,去年國慶,朋友的父母到了上海,為了照顧孫子。父母在朋友家里一直待到年前,決定回武漢,因為要過年了。年得在家里過,而家得是武漢的家。
在朋友父母的心里,一個春節差不多是這樣的:除夕夜,老兩口在自家灶臺邊忙活,突然聽到敲門聲,開門一看,兒子媳婦帶著孫子站在門口,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那場景跟電視里播放的親情公益廣告一樣一樣的。
于是,父子約定,父母先回武漢,兒孫稍晚跟進。1月12日,虹橋火車站,子送父登上去往武漢的高鐵,父親扭頭說,我們去打前站。然后……
朋友原定的歸期,是武漢封城當日。結果車票全額退款,而那個父母期待中的春節打了水漂。
除了孩子出生那一年,今年是朋友從小到大第一次不在武漢過年。于他而言,武漢不是一個全世界都掛在嘴邊的地名,而是私人專屬,是父母所在,那里儲存著所有關于年的記憶。父母的家,家里的一切擺設,父母在家里的一切勞作,他都如此熟悉,多少年都沒變,他可以憑記憶還原父母家的年景。
可是今年,武漢那個家里少了他、他媳婦和他兒子。朋友在上海,想回武漢,但不能回去;父母在武漢,不能出來,也無力出來。維系申漢之間的,是每天一早一晚兩個電話。朋友每次撥打父母家的號碼,都帶著打開體檢報告的心。
我詢問朋友他父母回漢后的行蹤,他說除了1月14日老娘去醫院配高血壓的藥,沒有大的走動。我提醒朋友,一定要關照父母,除了倒垃圾,天塌下來都不出家門。
此時此刻,家是鋼筋混凝土打造的堡壘,是抵御侵襲的鎧甲。守著家,就是守著一管滅活病毒的疫苗。對于朋友的父母,兒子不在身邊的武漢老兩口來說,你還能要求他們什么呢?在未知的災疫面前,人本質上是渺小而卑微的。眼下,留守武漢的900萬和離開武漢的500萬、武漢人和其他什么地方的人,面對的困難是相通的。
很不湊巧,這個春節,我的武漢朋友品嘗了親情割裂的痛?;蛟S,他的遭遇不是孤例,或許還有更多父子之間、夫妻之間、姐弟之間的別離、牽掛和愛莫能助在上演。
今天晚上,朋友給我打電話,宣告一個好消息:按時間推算,他老娘去醫院配藥至今已達兩周,跨越了新冠肺炎可能的潛伏期。沒事,就是沒事了。
朋友說,這是有史以來他過得最煎熬的一個春節。我說:理解,但煎熬的人不止是你。因為誰都有父母,誰都有親人。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勤余
校對:張亮亮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春節的7個晚上

相關推薦

評論(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深圳福彩中心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幸运农场是正规的吗 广东11选5开奖结果查 股票大盘走势今日大盘 贵州快3开奖公告 股票利好消息最新公 甘肃快三走势图表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详情 明天股票大盘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