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信息洶涌,我們該信誰

汪詰

2020-01-28 11:2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相信大多數人跟我一樣,這段時間最關心的事情就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進展。更何況,我的岳父母都是武漢人。
關于這次疫情的信息,無論是醫學信息還是社會民生信息,都像海嘯一樣向我們涌來。你一定跟我一樣,看到很多觀點相反的消息。比如說,這次肺炎與2003年的SARS相比,哪個更嚴重?出現疑似癥狀的時候,到底是應該馬上就醫還是在家中自我隔離觀察?采取什么樣的治療措施是最恰當的?以上三條是較為專業的醫療信息,就有各種各樣的說法。關于社會民生方面的各種消息那就更是五花八門,有聳人聽聞的消息,也有令人樂觀的消息,比如說武漢到底有多少確診病例?有多少疑似病例?某些醫院有沒有徹底癱瘓?醫生有沒有崩潰?死亡病人是不是停在走廊上沒人管等等,這些社會民生的信息也是洶涌如潮水,各種說法都有,我們到底該信誰呢?
在這種時候,科學思維就顯得尤為重要,它可以幫助我們把風險的概率降低到最低。今天,我最想傳達給你的不是具體的醫學知識,我是想告訴你一些通用的做選擇題的方法。當你面臨若干個選項,而又必須采納其中的一個時,你該選擇相信誰?
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以總結為三個字:看信源。什么是信源?就是信息的最初來源。再啰嗦點,就是一個信息第一次被創造出來的地方。作為我們普通人來說,對于任何信息,暫且不管它的具體內容,首先要看看這個信息的信源是什么。這就好像抓蛇要抓七寸,信息真假的七寸就是“信源”。
那么,到底怎么區分哪些信源是值得信任的,哪些信源是需要存疑的,哪些信源是該果斷拋棄的?這里面的門道可多了,掌握了這個能力,就能把上當的風險降低到最低,有時候,甚至是能保命的。
對于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首先,我們要把信息分成專業的醫療信息和社會民生消息這兩大類,這兩類信息的信源可靠性會略有不同。
先說大家最關心的專業醫療信息。當面對這類信息時,你要記住的一個可信度排序是這樣的:
1.世界衛生組織、國家衛健委和疾控中心;
2.各個省級的衛健委和疾控中心;
3.有良好口碑的專業垂直媒體;
4.醫療領域在職的著名專家、一般專家;
5.知名的科普人。
原則就是:當兩個信息的結論矛盾時,相信等級高的。同時,別忘了信息的發布時間,看到一個信息時,還要看看有沒有最新的修正。
對于專業醫療信息,我不推薦除了以上5種信源之外的其他信源,哪怕你家親戚中有醫生,也不能輕信,或者說,你也必須要求他提供信源。醫療信息的準確是性命攸關的大事,絕不可以輕信。雖然在這種時候,每個人的動機一定是好的,但是專業能力不會因為誰跟你更親近,誰就會更好。一般來說,我們所關心的所有專業醫療信息,以上5種信源足以滿足需要了。假如你在微信群或者其他渠道聽到什么醫療信息,請務必在網上搜索一下,看看有沒有被以上5種信源提到了。假如有,就仔細看看是怎么說的;假如沒有提到,你唯一正確的做法是:暫時不要相信,讓子彈飛一會兒。
比如說,大家可能都關心,如果不幸得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到底會有多可怕?
關于這個問題,估計你聽到過各種各樣的說法,我們該信誰呢?世衛組織在1月23日晚上7點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是這么回答的:關于死亡率的問題,在流行病疫情的早期,我們對疫情嚴重程度的聲明必須非常非常謹慎,這場疫情仍在發展,還沒有達到峰值。換句話說,關于這個問題,世衛組織目前還沒有定論。因此,作為我們普通人來說,既不能被一些所謂專家的危言聳聽嚇到,也不能掉以輕心、滿不在乎,還要保持一種高度警惕的、隨時關注的狀態,根據最新的可靠信息來決定自己該采取什么樣等級的保護措施。關于這個問題,我還可以給你一個參考信息,根據我在世衛組織官網上查到的信息,2003年非典爆發的時候,世衛組織認可的確診病例是8098 例,死亡774例,死亡率約9.6%。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截至1月25日12:29,國家衛健委公布的確診病例是1330例,死亡41例,死亡率約3%。由于這次疫情還處在初期階段,所以死亡率還會不斷變化,但可以作為我們實時關注的一個參考。另一個可供參考的信息是:2009年H1N1流感全球大爆發時,世衛組織確診的病例是130多萬,死亡率約1%。
有些人可能會想:國家衛健委公布的數據就一定可信嗎?在微信群中,你可能會看到有人以各種各樣的理由來質疑國家衛健委的數據。這些質疑,當然不能說都沒有道理。但問題是,除了國家衛健委公布的數據,我們找不到更可信的數據,如果必須要找一些代表這個病有多嚴重的數據來供我們做出抉擇的話,那么選擇國家衛健委公布的數據是風險概率最小的。你如果選擇相信朋友圈中轉發的小道消息,風險只會更大。在生活中,沒有什么決策能保證百分百正確,科學思維就是用可能性的高低來幫助自己做決策。
再舉一個例子,假如自己或者家人出現了疑似癥狀,該怎么辦?關于這個問題,目前可靠度最高的信息就是來自國家衛健委1月22日印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三版)。(編注:稿件撰寫和發布有時間差。目前診療方案已經發布試行第四版。)
我仔細讀了一下,我個人給大家的總結是:如果你不在武漢疫區,一旦發現自己或家人同時出現發熱、乏力、干咳這三個癥狀,但同時并沒有出現鼻塞和流涕癥狀,這就是疑似癥狀,就要及時去醫院就診,在路上一定要做好嚴格的防護措施,避免相互傳染。剩下的事情,就交給醫院來處理。
為什么要強調是不在武漢疫區呢?因為武漢疫區的情況特殊,醫院人滿為患,是一個高危場所,假如你只是得了普通的感冒,這時候去醫院有可能是風險更高的行為。這時候,建議您仔細閱讀世衛組織在1月20日發布的一份名為《對有輕微癥狀的疑似2019-nCOV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家庭護理》,這里面的2019-nCOV就是世衛組織暫定的武漢肺炎的正式名稱,如果在世衛組織官網上搜索信息就可以用這個名稱來檢索。對公眾來說,知道有這么一份指南是更重要的事情,因為一旦真的需要了,你有了這個名稱,就不難找到。
另外,在國家衛健委印發的第三版診療方案中,關于中醫治療的部分很容易被誤讀,我需要特別提醒一下。在這份文件的第六頁,有一項專門列出的“中醫治療”,請大家注意兩個要點:
第一,文件中明確說明:本方案不可用于預防。也就是說,如果沒有確診得了武漢肺炎,千萬不要自行去按照方子抓藥來吃,對于預防是沒有作用的。
第二,文件中也明確提示“參照下列方案進行辨證論治”。也就是說,即便你被確診得了武漢肺炎,也不能自己根據方子抓藥,因為中醫講究的是辨證論治,一人一方,必須是有執業資格的中醫師給你診斷后,專門為你開的方子才可以用,否則自己亂吃藥,很可能因為體質不同,反受其害。
例子是永遠講不完的,類似的醫療問題還有很多很多。掌握辨別信源可靠度的總原則是最重要的事情。除了等級排在前面的世界衛生組織和國家及各省市的衛健委、疾控中心,另外有良好口碑的垂直醫療媒體,例如丁香醫生等,這些個信源的可靠度要高于某個著名專家的言論。
很多人可能會不理解,為什么著名專家的言論的可靠度等級只能排在第4呢?我估計很多人會在實際生活中,把專家的話當作最值得信任的信息,尤其是那些如雷貫耳的著名專家,像這兩天被媒體提到最多的鐘南山院士,還有那位來自香港的管軼等等。
在這里我想提醒大家,切不可迷信專家。世界上的專家很多,專家與專家之間完全有可能是持不同觀點的,在你對某個著名專家的話深信不疑的時候,你很可能并不知道,或許還有另外一位同樣著名的專家是另一種說法,正因為這樣,才需要有專業人士能夠掌握各個不同專家的信息,綜合得出結論。當某個專家與主流意見不同,并且堅持己見時,雖然歷史上也發生過最終專家是對的情況,但更普遍的情況還是大多數人持有的觀點是對的。我們沒有預見未來的能力,我們只能按照概率最大的方式來做決策。假如生活中有一個人是跟你反著來,他只相信掌握在少數人手中的“真理”,或許他偶爾能笑一次,但很多年以后,做一個統計的話,一定還是你笑的次數多,這是概率決定的。
有些人聽我這么說,可能心里會想:作為科普人,你自己都說科普人的信源等級排在最后的第5位,那你說的這些豈不是可靠度最低的嗎?你有什么資格對專家說三道四的,我信你個鬼??!
實際上,像我這樣的科普人應該秉持的職業操守就是在專業醫療問題上,起到的作用只是幫大家查找可靠的信源,甄別信息的真偽以及解讀某些專業詞匯,我們并不創造新的信息。假如某個科普人在沒有信源的情況下,跟你談一個他自己發明的醫療觀點,那你完全可以無視。
我這里講的其實是科學思維,并不是具體的醫學知識。在科學思維這個領域,科普人恰恰成了專家,而不是某個醫學領域的專家了。
講完了較為專業的醫療信息的信源可靠度等級,我們再來說說社會民生消息的信源可靠度等級。排序是這樣的:
1.國家級大媒體,例如央視新聞;
2.地方性正規媒體,例如各種電視、報紙;
3.在真實性方面有良好口碑的自媒體。
4.自己熟悉的親戚朋友發來的親身經歷的第一手信息,注意,不是二手信息。
除了以上這4種信源,其他來源不明的微信群消息,朋友圈消息,親朋好友轉過來的二手信息,以及你自己不熟悉的自媒體人,不論他的語氣聽上去有多誠懇,都不要輕信,除非有大量的交叉證據。
現如今,網上充滿了各種假消息、假新聞和毫無根據的個人猜測,以及各種夸張的過度解讀、道聽途說??吹揭粡垐D片或者一段小視頻,你要特別注意有沒有能夠分辨出的時間或者地點,很多圖片和小視頻往往在時間和空間上張冠李戴。如果不注意信源,有時候很容易信以為真。比如說有一張被廣為流傳的隔離擔架的照片,但配的說明卻是誤導人們說是正常隔離的情形,成功嚇到了很多不明真相的群眾。請大家記?。翰徽摱嗝淳哂衅垓_性的信息,我們只要抓住信源這個七寸,就能最大程度地不上當受騙。
希望你能意識到,我們正在共同經歷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一次重大事件,一個千萬級人口的城市封城,這在人類歷史上是第一次;包括北京、上海在內中國許多城市都宣布進入重大公共衛生事件的一級響應,這是2005年該項緊急預案制定以來,我國首次使用。我們正在共同經歷一個歷史性的時刻。在目前這種特殊時刻,唯有眾志成城,團結一致,才能渡過難關??茖W思維并不只是一個思維游戲,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關鍵時刻,它會發揮巨大的作用。
(作者汪詰為科普作家,著有《時間的形狀》《星空的琴弦》《億萬年的孤獨》《未解的宇宙》《少兒科學思維培養書系》《迷途的蒼穹》《精衛9號》等書。)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蔡軍劍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信源,科學思維,交叉證據

相關推薦

評論(12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熱話題

熱門推薦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深圳福彩中心 皮皮四川麻将下载 辽宁11选5购买网站 江西多乐彩任三 宁夏11选5玩法 20选8开奖查询结果 王者捕鱼电玩城安卓版 南宁麻将封胡怎么算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 网上电玩棋牌 甘肃11选5怎么玩赢钱